您现在的位置:湘西教育>> 公告汇总>>正文内容

【每日教师要闻】身为老师,怎么就不能挣点钱

                                             小磊哥说

 

今天这篇文章,出自濒临绝迹的一线男教师之手。

 

用濒临绝迹这个词形容一线男教师,似乎有耸人听闻之嫌,但实际上,专注教学的男教师在当下真的是很稀有了。

 

其中的缘由真的不必言说,小磊哥相信大家都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今天我们只来探讨,身为教师,怎么就不能挣点钱!

 

 

 

前不久,有人建议我写点关于教师假期的文章。

 

其实教师假期真没啥可写的。大抵就两种情况,要么宅在家里带娃,要么铤而走险出去接点私活儿补贴家用。当然也有部分老师利用几天时间报个廉价的旅行团出去稍微散散心的。

 

不过,我相信更多的同行会想怎么利用难得的假期多挣点钱而不是到哪儿去玩?因为现在这行当,对于我们80后这代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来讲,挣得是太少了。尤其对男教师而言,更是纠结的要命。

 

到微博各大论坛转一圈,网友们习惯性的称教师们为“最善于哭穷”的一群人。

 

001

 

有的观点认为,教师其实相比社会上其他很多行业赚的已经不少了。“不乐意干可以到我们工厂来,咱俩换换”这样的话是听到最多的。感觉好像蛮有道理。

 

可是这位朋友您想过没有,现在很多地区的教师门槛其实是挺高的。就拿我所在的沿海某地级市市区学校为例,前几年还招收本科对口专业,现在带编制的基本都要211学校甚至研究生了。

 

在如此的学历要求下,我们当年入职的时候,竞争比例高达25:1。虽然跟公务员考试相比还稍显逊色,但放到其他行业应该是挺瘆人的了。

 

咱们不说瞧不上一线工人的文凭(实际目前这点薪水还真不一定谁瞧不上谁呢),但作为接受过完整高等教育又通过了激烈竞争才任职的教师而言,把两者放到一起讨论,是不是有失公允呢?

 

即使要比较,也应当与同等学力的同辈人进行比较吧。

 

记得我刚任职的时候,年级组一位看上去挺沧桑的前辈老师跟我讲“你说你个大小伙子,素质这么棒,干点啥不好!”

 

当时我真的没能理解。我还想,自己可是一路披荆斩棘,战胜了至少24个竞争对手才抢到这个位子的。竞争对手里不乏名校毕业生,甚至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研究生。这不正能映衬这个位子很有价值吗?

 

而且我喜欢教育,这是我学生时代的理想呢。对我而言,简直没有比这个职业更完美的了。

 

后来又发生一件事,慢慢开始改变我最初的想法。

 

年级主任有天去参加同学聚会回来,在办公室讲,“当初的同学现在看看混的最次的就我了。”

 

那时我刚入职一年,体会还不深。

 

虽然工资不太高,但比起我那些刚踏入社会到处找饭辙的同学,感觉还是优越了不少。自己赚钱自己花,父母暂时不需要照顾,也无子女那样的拖油瓶。每逢暑假寒假,当初大学的同学们总是投来羡艳的目光。

 

然而现在,我差不多也到了当初年级主任的年纪,才更深切的体会到前辈教师们当时为何唉声叹气。

 

教师行当最大的弊端是温水煮青蛙,是一个温柔的陷阱。通俗点说就是,起点还可以,但晋升空间太小,待遇提高太慢,甚至十几年没有变化也是常有的。

 

最可怕是,这个行业对多数人而言只有一个单向的门,进来了几乎出不去。

 

在这行干的久了,其他技能都会不同程度的退化,而教学技能可替代性很强,对平台的依赖性也很强。也就是出了学校,可能自己积累的所谓经验很难找到适配的岗位。

 

当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往往也只能选择继续裹挟在体制的大潮中徐徐前行,动弹不得。

 

 

002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最近两年教师招考持续遇冷(六安的教师同行们出力不小),特别是男教师几乎要绝迹。

 

家长们也呼吁,教育部门的人也知道,义务教育阶段还是应该多一点男性教师的比例,对孩子性格成长更有好处。

 

这些年,学校男孩子越发中性化,男子汉气概缺失,很大程度上也是跟学校教职工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有关系的。

 

像我所在的学校,一整栋教学楼的教师里,只有三个男教师。比例大的吓人。我当初读大学念的是外文系,感觉男女比例都没这么夸张。

 

而且仅有的几个男教师,也多是从事行政工作,不热衷一线教学。毕竟“当官”能稍稍更有前途一点。虽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之前闲暇的时候听了一节经济管理专业老师的课,越听越觉得憋屈,一字一句像在往心里扎。

 

这个社会是经济的社会,人的一切行为归根到底是经济行为。怎么赚钱,赚更多的钱才是该首先考虑的事情。赚钱少,赚不到钱才是这个社会的loser。

 

当然咱们不是提倡出去打家劫舍。就说作为一个男教师,辛苦一个月下来,赚那么一点钱,看着年迈的父母额头花白的头发,那么大年纪还要跟着自己吃苦。老婆只能穿劣质的衣服,出去吃顿好的还要精打细算。

 

这时候还谈什么美化的道德,还谈什么尊师重教,还谈什么奉献精神。这不扯淡吗?

 

 

 

003

 

还有网友说,“老师课上不讲,课下讲,有偿家教赚钱赚的飞起”。

 

讲良心话,干教育干这么些年了,“老师课上不讲课下讲”这种现象我是真一次没遇到过。兴许有个别地区有个别老师敢这么干吧。

 

我们这里对有偿家教查的可严了,都快赶上禁毒的力度了。前不久听纪委部门的同学讲,他们有阵子都是堵在辅导班门口,等学生下课后挨个采访,问“有没有学校认识的老师在这里讲课啊”?

 

作为一个教师,除了自己的这点专业可以拿出去换点钱贴补家用以外,还能干点啥?难不成真出去送外卖,送快递,去工地当小工?

 

还别说,我父亲也是一名教师,当年为了多赚点钱还真利用暑假去工地和泥巴去了。老爸当年可能手脚也笨点,还从屋顶摔下来了。好在没有什么大事,在家躺了个把月又回去上班了。

 

时光荏苒啊,我也快到了当初我爸那个年纪了。我的亲爸呦,当初我考教师,咋不拦一下呢?嘿嘿,这是玩笑话了。

 

为啥有家长总感觉当老师的“课上不讲课下讲呢”。我觉得这可能跟老师们真的“课上不讲”有关。同行们先把刀收起来,听我往下说。

 

 

004

 

现在的减负,那是我国教育改革至今落实最到位的政策了。没有之一。看看课程表,都减成啥样儿了。

 

就小学而言,比我们上学那会儿课程量缩了一半。加入了许多所谓的地方课程,实际操作中其实就是老师带着孩子玩了。在加上放学时间也早了。孩子在学校那减负叫一个彻底啊。

 

可有意思的是,语数英考试卷子难度不仅没降低反而大大提高了。这就说不通了。

 

好比以前在学校,老师给你吃十个馒头,考试时候要求你搬十块砖。现如今,老师只给你五个馒头,考试让你搬十五块砖。那哪儿搬得动啊?

 

有家长就会埋怨老师“课上不讲”,孩子没吃饱,考试成绩差。这哪儿是“课上不讲”呀,这是没时间讲呀。课时量都被减负减掉了。

 

当然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社会上各色辅导班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了。教育局再来个“鼓励社会力量办学”,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所以现状就是家长,教师,学生三方皆输的一个局面。

 

家长方面,明明以前不需要自己掏钱就能享受到的平等教育,现在没有了,得花高额的补习费才能让孩子不掉队。

 

当然,这也间接的淘汰了一些家庭经济状况不好的家庭,他们是没有能力给孩子报优质辅导班的。只能让自己的孩子吃着五个馒头去跟同龄孩子比赛搬砖。

 

教师方面,看着自己兜里微博的薪资,再看外面这么大的市场,却受制于政策,只能干瞪眼。把自己的学生送到一个个师资力量不靠谱的辅导班去学习。

 

前两天还看见一则新闻,浙江某地十几名教师集体辞职去办辅导班的。也是无奈之举啊。

 

学生方面,天天减负,减负的喊。真减下来了吗?孩子课上吃不饱,回家不得接着给送辅导班去继续吃吗?小学生作业写到十点都不是什么新闻了。真减的一手好负啊。

 

现在的局面是,家长对辅导班教育质量不满意,觉得没有学校老师讲得好。可不嘛,很多辅导班为了雇人便宜,都招应届毕业生,干两年再换人,很多根本没有教师资格证。

 

辅导班也不需要特别重视教学质量,因为政策帮助排除了在校教师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一行生存空间巨大,即便只是弄个小饭桌,看着孩子写写作业,已经可以稳赚不亏了。

 

在校教师这样优秀的师资却只能闲置浪费。即便有个别胆子大的教师冒险出去接点私活儿,也是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干大了担心被人举报,干小了又不赚钱,得不偿失。

 

对于“在校教师一律不得从事有偿家教”这条规定,是不是有一刀切的懒政嫌疑呢?

 

目前的教育现状,家长和教师之间,资源得不到优化配置,倒是让许多劣质辅导班钻了空子,教育主管部门是不是该有所反思呢?我们这些当教师的,怎么就不能挣点钱?

 

写在最后:

 

在这个人人都在谈知识付费的时代里,最是知识分子的教师却举步维艰。若不是背负着巨大的经济压力,谁会在用来“疗伤”的休息时间进行有偿补课呢?

 

而且,近期发生的不少“请求老师为孩子有偿补课”的事例也说明,家长对在校老师补课,有着迫切的需要。

 

或许有关主管部门可放宽政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这不仅是对家长需求的满足,更是对教师经济压力的缓解。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